主任的车不查:几百台电器不翼而飞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10 浏览次数:

   他们密切配合,用私家车偷运公司畅销电器,为躲监控甚至在河里用救生圈运货嫌疑人指认楼梯旁堆放产品的房间没运走的几十箱产品就藏在公司仓库里“我们公司这款新型吸尘器目前只在实体店销售,售价是3999元,为什么网店上售价才2098元?”一开始,江苏苏州某电器公司的后勤部负责人,怀疑网上卖的是假货,于是在2019年7月29日,特意安排人从这家网店买了一台吸尘器。

   收货后,经过详细检查这台机器的芯片编码和电机编码,他们发现,网上购买的这台吸尘器,竟然就是自己厂里的产品,不过,网店销售商并非公司备案合作的经销商。 监控视频不见了2019年7月,该电器公司一款新型吸尘器面世,生产线针对每个产品新增了一个序列号,贴在产品机身、外包装上,通过序列号可以追踪产品生产、入库、出库等信息。

   序列号显示,网上购买的这台吸尘器应该放在生产车间的暂放仓库,没有成品仓库的入库和出库记录。 怀疑出了“内贼”,该公司决定内部清查。 在监控中,公司发现,2019年5月12日至8月12日,整整三个月的监控视频不见了,网监部门发现,丢失的视频是被人为删除的。

   “我们继续追查监控线索,很快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监控显示,2019年8月12日22时02分,公司车间主任丁某和一名男子出现在监控室门口。

   丁某是车间主任,是有机会接触这些产品的。

   公司对新品吸尘器进行盘点核查,发现至少有123台新款吸尘器不见了。

   丁某有作案嫌疑,公司随即报警。

   2018年1月,丁某调任车间主任,负责组装车间的日常管理,平时在上下楼梯时,他发现一楼楼梯口旁的房间堆放着很多产品,钥匙就在车间主任助理文某手中。

   观察了一段时间,丁某发现,库房堆放的产品越来越多,好像无人管理一样。

   “车间里还有没有多余的机器?”一天,丁某试探性地问文某。

   “不好说,要看看的。

   ”文某隐约觉察到了丁某的心思,没直接回答。 “有机会,我们一起搞几台。

   ”丁某把话挑明了,二人达成默契。 蚂蚁搬家很疯狂车间里的吸尘器、除螨仪、电风扇、扫地机器人……以前,这些电器在二人眼中只是生产线上的产品,可有了“小心思”后,每个物件都仿佛变成了可观的人民币。

   早在2017年,丁某发现自家附近一条商业街上有人回收购物卡,这间小门面不光倒腾二手物品,还卖一些小家电。

   一来二去,丁某和老板方某熟了,慢慢透露出自己手中可以搞到货的消息。 就这样,销路问题解决了。 “带货”的那段时间,他们来得早,走得晚,工作看似很卖力。

   趁着夜色,二人将楼梯口旁仓库里的产品悄悄装进私家车带了出去。 “公司对于主任级别的领导是不查车子的。 ”丁某凭借车间主任的身份,有了“带货”便利。

   “以前公司也出现过夹带东西的情况,后来下班我们都要检查车辆。

   ”公司一位管理人员介绍说,然而,不是所有员工都一视同仁,这样的“优待”给了丁某监守自盗的机会。

   就这样,从开始的一两台吸尘器,到后来的各种产品,二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仅2019年7月,他们倒腾出去的产品就有近200台。

   “丁某每次只收现金,他说存起来方便。

   ”方某觉察到产品来路不正,但看着明显的价格优势,方某和合伙人宋某心照不宣、不闻不问。 随着合作力度加大,方某、宋某也常常提醒他们哪些型号好卖,希望可以多搞些畅销产品,这些诉求丁某和文某都尽量满足。

   这些低价来的正品产品,成为方某在网店、微信群里的畅销货。

   2019年5月,电器公司进行全面改造,楼梯口旁的临时仓库被改成了静音室,放了一些监控设备。

   临时仓库的产品慢慢被搬空,丁某和文某开始算计车间里返工的产品。 一次偶然机会,丁某发现公司的停车场也装上了监控,这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决定把搞到的四台产品“走水路”运出去。

   仓库距离厂区围墙不远,围墙外是一条小河,二人先把四台吸尘器扔到围墙外,然后从车里拿了一个救生圈,一人站在河对面收货,一人游在河里用救生圈运送产品,就这样来回四趟,货才运走。 过程如此艰辛,二人预感,事情要败露了。

   仓库主管卷入其中如何删除监控视频成了二人的心病。 2019年8月7日,丁某在路边发现一辆面包车上贴着“监控维护”字样,就联系对方,确定对方可以删视频,就谎称自己和保安发生了争执,被监控拍到了。 双方谈好了300元的删除费,一口气删掉了停车场监控安装以来的所有视频。 视频的事情解决了,可还有一个担心。

   原来,随着丁某、文某“带货”数量越来越多,暂时运不走的电器需要找地方存货,丁某找到仓库主管大刘,答应给大刘一些好处费,利用大刘掌管仓库的职务便利,丁某、文某把囤积来的几十箱产品藏在仓库里。

   视频隐患解除后,他们通过大刘介绍的司机把这些电器从仓库中转出去,送到方某家的地下车库。

   这个过程片段被监控拍到了。

   帮了两次忙,大刘拿到了万元的好处费。 直到案发,大量没来及销售的产品还堆在方某家中和门店里。 2019年10月11日,苏州市虎丘区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将丁某、文某和方某、宋某批准逮捕。 2019年10月12日,检察官向公安机关提出15条补充侦查提纲。 补查后,案情渐渐清晰。 丁某、文某利用各自职务便利,将车间生产的470余台各种型号的全新产品陆续偷运出公司,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方某、宋某,涉案金额达51万余元。

   2020年1月9日,检察机关依法对仓库主管大刘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与丁某并案处理。 收赃人方某、宋某与丁某、文某在作案前有预谋的情况,两名收赃人涉嫌职务侵占罪共犯。 3月6日,检察机关依法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5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同时,帮助企业追赃挽损,目前51万余元销赃款已全部追回。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